| | | 2019年05月12日 星期日
4
圆桌论坛

上海制造转型升级如何实现智能化发展——

走全球资源整合之路是大势所趋


芮明杰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系主任、教授 头像素描:张旭菁

    ■本报记者 唐玮婕

    要打响上海制造品牌,树立上海制造再出发的战略思维,不仅要主动应对产业新变革,打造“大国重器”,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,也要顺应市场新潮流,创造“时代精品”,走进千家万户的心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研究认为,上海经济在高速增长的同时,通过多边贸易与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的建设,推动了上海制造业的发展与结构转型,使制造业更深入地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中。”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系主任、教授芮明杰看来,上海制造未来的转型升级应该放在新一轮全球产业分工体系、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变化创新的背景下来考虑。

    决定未来的六大新产业

    在芮明杰看来,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方向将集中在六大领域,“这些新产业非常重要,可能对中国未来的产业体系产生决定性影响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,新基础设施产业,芮明杰称之为“云+网+端”。过去的基础设施指的是马路、港口、铁路等等,而决定未来产业发展的则会是新基础设施,“云”包括云计算、大数据;“网”包括新型互联网、新型物联网;“端”,即移动终端和App入口。

    芮明杰认为,在“云+网+端”的背后,5G技术决定了新基础设施的状态和未来的领先程度。如何把5G继续推进和做好,并且在中国快速形成领先优势,对中国经济发展具有重大优势意义。

    “新的基础设施、新的‘云+网+端’产生之后,可能会推动将来一系列的变化。以企业边界来举例,未来企业将变得不再重要,更关键的是团队的合作。而劳动的雇佣关系也将发生变化,自我雇佣的时间可能会比别人雇佣你的时间更多一些。”他认为,这些变化与新的生产组织、大规模协作网络的产生分不开。

    第二是平台产业。芮明杰把平台分为两个方面,一个是线下,一个是线上。他表示,“我们现有产业的划分是按照一二三四产业划分,但在未来,当平台经济逐渐成为主流的情况下,这种划分可能无法用来分析经济和产业了。平台服务的触角会不断延伸,产业的边界将越来越淡化,直至消失,而生产服务和消费可能实现自由联动,消费者就是生产者,生产者就是消费者。”

    第三是人工智能(AI)产业。尽管现在市面上依然充斥着很多低智商的机器,但是一定会慢慢演化到智慧型机器,然后超级机器人将诞生。人工智能会衍生到各个层面,会改变产业的形态、发展、产品,所以AI产业的发展相当关键。

    第四是数字产业。芮明杰认为,数据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生产要素,它和资本、劳动、土地一样。“我们对生产要素加以组合和开发就能产生价值,对数据加以组合和开发也会产生价值。所谓的大数据分析,首先当然是要把数据记录下来,但更重要的是分析和研究,让它产生价值。”

    第五是基因经济与产业。基因涉及到生命健康,它的经济价值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第六是服务产业。在当下的贸易结构当中,服务贸易正在不断地发展,服务贸易比重开始追上或已经超过商品贸易的比重,这是因为新型服务产业发展起来了。新型服务产业提供新型的生产与消费服务,其中包括个性化的服务,即按照消费者自身的消费偏好来提供各式各样的产品和服务,如今个性化服务正在各行业、领域普及。与此同时,智能化服务、集成化服务、全方位服务等也会成为未来发展的方向。

    上海要在竞争中率先突破

    至于把视角聚焦在上海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智能化发展上,芮明杰提出了更为具体的建议。

    他表示,要打响上海制造品牌,树立上海制造再出发的战略思维,不仅要主动应对产业新变革,打造“大国重器”,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,也要顺应市场新潮流,创造“时代精品”,走进千家万户的心中。

    在创新引领,加快培育新兴动能方面,上海要把智能制造作为全球科创中心建设的主战场,充分发掘上海制造创新驱动的动力源泉。他建议,要加快实施产业创新工程,推动科技创新成果转化,实现“从无到有”、填补国内空白;同时加快开展技术改造焕新计划,实现“从有到优”,推动提质增效。上海应该发挥在先进制造业、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等方面的优势,特别是依托长三角的产业腹地优势,在工业互联网制造,智能制造高点竞争中率先突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上海要实施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,加大全球资源配置力度,始终坚持上海制造追求卓越、勇攀高峰的发展取向。把打响“上海制造”品牌作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,创造高品质生活的重要举措,在设计新、质量好、标准高、服务优上,全力彰显美誉度。

    具体而言,可以聚焦高端智能装备、汽车、航天航空等优势产业领域,依托行业领军企业,培育打造国际水准的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企业级互联网平台。与此同时,依托上海的技术创新优势和长三角腹地优势,培育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跨行业、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,实现多平台互联互通,通过互联网平台整合资源,构建设计、生产与供应链资源有效组织的协同制造体系。推动龙头企业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,将业务流程与管理体系向上下游延伸,促进中小企业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,带动中小企业工业互联网应用。

    企业成为转型升级主体

    “要让企业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主体。”芮明杰认为,上海可以集中资源优势,做好服务企业的“店小二”,大力培育以世界一流企业、“独角兽”企业、“隐形冠军”为核心的卓越制造企业群体。

    首先是做强世界一流企业,使上海制造辐射面更广。构建根植本地、面向全球布局的创新、生产和服务网络,加快新一代智能制造模式应用;以龙头企业为引领建设合作创新平台,发展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,争取更多制造企业成为产业链和价值链领导者。

    其次是做大“独角兽”企业,使上海制造创新力更强。聚焦智能硬件、生物医药、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等领域,加强技术创新、商业模式创新和科创板发展,以培养一批先进制造领域的科技型“独角兽”企业。

    最后是做优“隐形冠军”,使上海制造专业化更精。推动“隐形冠军”同行业对标,开展企业发展的战略对标,引导企业专注于细分产品的研发制造和市场拓展,精益求精打造“百年老店”形象,形成更多制造领域的“隐形冠军”企业,提升上海制造的美誉度。

上海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